木锦

随手摸的大护法拟人。。。

突然的一个脑洞,如果某一个花生人有了完善的思维,带上面具,离开小镇,去一无所知的外界闯荡,会是怎么样的?还会巧遇大护法,太子一行人吗?然后就越想越激动,就画了个人设,名字还没起好。。。将就着先看一下,存个脑洞。。。

总之是与小姜截然不同的人设,外出闯荡前因为长了鬼蘑菇一直呆在深山老林里,偶然间去到了外面的世界,因为长相奇特而被排挤,因而内心扭曲,感觉世界充满恶意,通晓人性的黑暗面。面具是一个带斗笠的侠客帮他雕刻的,那位侠客也是他心中唯一的温暖。。。

伪善,曾偷了的行法者的枪。可调教(什么鬼啦。。。),似乎智商挺高的样子,情商也挺高的样子(偶尔会送漂亮的女孩子花之类的,笑起来不好看, 但声音还不错,会说情话。。。)

喜欢假眼睛,但不喜欢假嘴巴,觉得太丑。。。

在外浪迹多年,靠头脑赚了不少钱。。。

(激动的都无法组织语言了。。。蹲墙角,冷静一会 。。。)

p1大护法黑化,所以帽子画成了尖的。。。
p2-3大护法雨中哭泣。。。

文字:
p1
您是否也有一些时刻,
想要不顾一切地发泄呢?
但是不可以啊,
因为您是大护法……
所以,
辛苦了。

一直走在正道上,
很累吧。

p3
下雨了呢,
雨中是否曾夹杂着
您的泪水。

是否有时
您也会想像个孩子一样
任性地大哭一场?

但不可以,
因为您是大护法。

一定要像个英雄一样啊……

假装有分割线。。。
护法他就是个天使啊!!!不由自主地吸护法!!!

瑞金【黑化,虐向】

        “格瑞,我们一起来玩吧。”银发的少年站在逆光处,黑白的鸭舌帽压住了额前碎发,血红的瞳在黑暗中散发着骇人的光,低哑的声音如恶鬼的呼号,回响在满是断戟残尸的大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 乌云压抑,微弱的光描绘着令人作呕的画面,空气中是稠密的血腥味,一点点地残食地对光明的希冀。

         少年的对面,半跪着一个人,布满裂痕的绿色刀刃深深没入土中。那个人倚着刀,抬起头颅,紧盯着银发少年,眼中的寒意,堪比北洋的冰川所散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即便已体无完肤,他也不曾有一分多余的表情,双手地举起烈斩,直指少年:“让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格瑞,你在说什么呀?我就是金啊……一直都是的啊。”少年摊了摊手,扬起的嘴角挂着些许讽刺,“格瑞,我不就是变了个样子吗?难道这样你就认不出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他一步一步地逼近格瑞,全然不顾在他脖颈上划出一道 小口的烈斩。他静静地看着格瑞,突然咧嘴笑得灿烂:“格瑞,你看,你还是认可我的,对吧?不然,你为什么不将烈斩朝着我的脖子挥下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还是认可我的!对吧!”看着突然凑到眼前的他,格瑞瞳孔骤然一缩,他竟从那双红色的眼中找到了属于金的执着。

        随着一声轻微的叹息声,手中的烈斩悄然落下,无数裂纹在失去了元力的支撑下迅速扩大,最终化成了点点荧光,随风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语气不再冰冷,又变回了一如原先的宠溺,他说道:“乖,让金回来,知道吗?”抬起手,为他理了理耳鬓碎发,不禁意间,他的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他,我知道的,所以不要再和他争了……我认输。”伴随着一句“我认输”的话音落下,他的身体渐渐淡去,就同烈斩一般。直到最后一刻,眼中似水般的温柔仍旧无法化解。

       「恭喜参赛者金,杀死最后一位对手,获得了第一名……」冰冷的电子音在惨不忍睹的大地上回荡,冷漠、刺耳。

       “真是的。为什么你最后,想的还是那个傻小子?一个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人,是永不可能为强者的……格瑞,为什么不杀了我……你才是强者,你……才是第一名,才是应该最后存活的人啊!我都变成这个样子了,你怎么还是下不了手……不该犹豫的,要一刀斩下去!”金无力地坐在被鲜血浸染的土地上,喃喃道。怀中紧紧抱着格瑞死后化成的核心,一把碧绿的小型烈斩。

        风呜咽而过,阳光透过密布乌云,洒落沉寂的大地,金的银发在阳光中染回了金色,鲜红的眸子也成了天空般明亮的蓝色。

        万物复苏,顷刻间,荒瘠的土地上青草遍布,巨树拔根而起,一切都犹如刚开始般美好,所有的罪恶,都被深掩于地下,来迎接下一批可怜的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虚伪的……大赛……”